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Holmes们的情书◈第四封情书◈

  Ⅳ.
  John,
  我一直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高功能反社会人格,冷血,无情,破案只是因为无聊,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必将成为全世界最可怕的罪犯。John,你是我的道德底线,所以为了世界人民的安全,你一定要留在我身边。
  所有的人都厌弃我、逃离我,唯有你肯忍受我古怪的习惯和毫不留情的嘲讽。
  在我年幼的时候,Mycroft送过我一个泰迪熊,它对那时的我来说就像头骨先生对没认识你之前的我一样重要。(John想:这可真够绕口的)我有时候叫你泰迪,除了嘲笑你没脑子外(John:我在正常人里是很聪明的!),也是想表达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很多时候,我有心或无心地使你陷入陷阱,希望你没有因此生气到不想理我。(John叹了一口气:Sherlock,我什么时候怪过你呢?无论你做了什么,我总是轻易地就能原谅你——谁让你是Sherlock Holmes呢)
  你以我无法拒绝的力量走进我的生活,或许早晚有一天你也将这样离去。
  但是不管怎么说,你永远是我最大的压制点,John Watson。
         Sherlock Holmes.
  
  John看着这封充满了悲观与消极的情书,怎么也想不出是什么使平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Sherlock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Mycroft不幸遇难了?John摇摇头,撇开这荒谬的想法,假也没请就急匆匆地从诊所赶了回去。
  
  Sherlock两条胳膊上各贴着3片尼古丁贴片,弯曲着长腿蜷缩在沙发里,眼圈罕见地泛着红。
  “Sherly?”John心疼地抚上他的脸颊,让他看着自己,“发生什么了?”
  “John,我是不是很讨厌很冷血很恶心?”
  Sherlock用的是疑问句,语气却是肯定句。他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漂亮的眼睛也黯淡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无比脆弱。
  “不,你怎么会这么想?”John小心翼翼地把他拉进怀里,“谁说了什么吗?”
  Sherlock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递了一封信过来。
  John接过,打开,看了几眼后他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来——这是之前来过的一个委托人寄过来的。她说自己的丈夫受到了生命威胁,希望Sherlock能够帮助她,但是Sherlock以无聊拒绝了这个委托,但好心地告诉她这种事应该去找Lestrade。
  但是这个女人的丈夫还是死了,于是她寄了这样一封信过来,信里用了各种无比恶毒的字眼来诅咒Sherlock,比如——“像你这种人怎么会是人,你就是个冷血的魔鬼”、“你死后恐怕只有地狱愿意接受你这个变态”、“多么期待有一天你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曝尸街头”…John愤怒地撕碎了这封信。
  “今天我去找Anderson,希望看一下那个男人的尸体。”Sherlock一脸平静地说,“但是他不在,他的同事,另一个法医——我并不认识,他说:‘听说你是个喜欢鞭尸的变态,Holmes先生,我没办法放心地把他交给你’。”
  John深吸一口气,压下快要爆棚的怒火,温柔地吻了吻Sherlock的鬓角:“想想Moriarty,Sherly,你是个善良的人。”
  
  当伤害不断累积叠加、达到一定程度爆发时,再心如铁石的人也会崩溃。
  更何况,Sherlock没有铁石心肠。
  如果他被他所信任的人背叛(Marry),他也会感到愤怒与悲伤。
  
  其实Sherlock,只不过是有一点怪癖而已,这不该成为他被人厌恶的理由。
  
  4.
  My dear Greg,
  虽然我并不想在写给你的情书里提到这件事,但我不得不说——我请求你“教育”一下你的手下们,他们吐不出象牙的狗嘴伤到了Sherly。(Lestrade:哪个欺负了Sherlock?!Anderson是不是你! Anderson:…并不是我,探长)
  希望这并没有影响到你接下来的心情。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答应陪我回去看mommy,不必紧张,mommy看过你的资料,她对你的印象很好。
  我是这样对她形容你的:过度的操劳让他过早得白了头,但这丝毫没有减损他的魅力与英气,他的眼眸依然明亮如星辰。他像一瓶陈年美酒,愈品愈醇。他虽然不如Sherly聪明,但他是整个苏格兰场里最聪明的人。(没有男人不喜欢被人夸奖工作能力强,尤其当对方是你的恋人的时候。Lestrade本来因为得知有人欺负了Sherlock而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亲爱的Greg,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Mycroft Holmes.
  
  Lestrade对最后那句没头没尾的话有些疑惑,他苦思冥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来,正当他准备发个简讯询问一下Mycroft的时候,他办公室的门被“砰”得推开。
  “生日快乐,探长!”
  Donovon和Anderson推着一辆小车进来,Lestrade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一人高的蛋糕,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这…这是?”
  “这是Mycroft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之一。”Sherlock和John一前一后地走进来,前者脸上挂着Lestrade熟悉的、带着一点对Mycroft举动的讥讽的笑容:“生日快乐,Lestrade——虽然我不明白这个愚蠢的日子有什么好庆祝的,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吗?”
  John无奈地耸耸肩,递给他一个小盒子:“呃,这是我和Sherlock的礼物——有点寒酸,希望你不会介意。”
  Lestrade打开盒子,是一条制作精良的领带和一对宝石袖扣。
  “呃,并不,很感谢。”他真心实意地道谢着。
  他看向门口,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Mycroft没来。
  Sherlock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八九不离十又是嘲讽,John使了个眼色,告诉他别扫兴,Sherlock撇撇嘴,保持沉默。
  Lestrade转头看向Sherlock:“说起来,Sherlock,你没事了吧?那些话——我很抱歉。”
  Sherlock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不带恶意的笑容:“当然,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
  Lestrade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是Mycroft的简讯:看窗外。
  他看向窗外。
  有什么东西在夜空中炸开,亮如白昼,组成了两个单词:Happy Birthday。
  Sherlock不屑一顾:“庸俗。”
  Lestrade无暇辩论,他觉得上涌的热血让他的身体不断颤抖,鼻子发酸。
  “Happy Birthday,my precious。”
  他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以黑伞拄地的男人。
  Mycroft微笑:“我可是推了所有工作赶过来的,不来一个拥抱吗?”
  Lestrade冲过去,给了他一个狠狠的拥抱和缠绵的吻。
  “我爱你。”他气喘吁吁地说,脸颊微红。
  
  今天字数爆棚了 一不小心就写多了…第四封情书里的Sherlock很脆弱,希望大家没有觉得毁…在我心里,夏洛克是一个毒舌、有怪癖的非常厉害的侦探,但他绝不是坏人,也不是没有情感的机器人。正如我在文中所说,他也会痛,也会愤怒或伤心。

评论(1)
热度(28)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