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Holmes们的情书◈第八封情书◈

  Ⅷ.
  John,
  有时候明知道你是毒药,我却仍忍不住饮鸩止渴。
  在遇见你之前,我如滔滔江水中的一叶孤舟,挣扎不肯随波逐流。人们说我冷漠、傲慢、孤僻,怪胎,这些无一不是我的真实写照。我不屑为任何人放低姿态,也不在乎他人的赞扬或诋毁,更不会听命于他人——即使是Mycroft也不能命令我。
  我眼中的人类分为三等:高智商的、低智商的,和蠢到无可救药的。毫无疑问你是低智商的人,但让我惊讶的是你在这其中算是佼佼者(John:我早说过,在正常人里我是很聪明的!)
  很多时候我们一起出去查案,我都会先问问你的想法,而你总是能给我提供帮助以避免我因一时的疏忽而遗漏其中某些细节——刚开始我以为你会成为我的拖油瓶,(John:那你为什么要拉着我去查案!?)但后来我发现我们合作得异常完美,这让我非常惊讶也非常高兴。
  当我被Moriarty逼迫着从天台上跳下去的时候,我心里更多的是想着没有我你的生活该多么无聊——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结婚、生子,John Watson,这是多么无聊又庸俗的生活!你骨子里流淌的好战血液怎么会允许你这样平庸的地生活?
  当我死里逃生地回到伦敦,我依次拜访了Molly、Lestrade、Mrs.Hudson,最后才是你,我亲爱的John。你面对着你的未婚妻,并没有认出我——说实话,那一瞬间我无比失落,我以为你不会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毕竟本尼的低音炮hhhh妈的苏死我了!作为一个声控表示耳朵要怀孕了!】
  看到你那么生气,我释然却又内疚——是的,内疚,Sherlock Holmes是一个从不会感到内疚的人,唯独对你我感到抱歉万分。是我低估了我的“死亡”带给你的伤害程度。
  事实上,我是真的迫不得已。Moriarty的余党潜藏在黑暗里虎视眈眈,我唯有将你也骗过才能让他们相信我真的已经死了。
  即使事隔多年,我的心中仍充斥着歉意——真的很抱歉,John。
                  Sherlock Holmes.
  
  “为什么突然提起你假死的那件事?”
  John把Sherlock约到他们常去的那家饭店,喝了一口酒问到。
  Sherlock和他碰杯:“Mycroft把他那个记满了我从小到大所有弱点的本子落在了沙发上——真是意外,他居然会犯下这种错误。”
  “你的弱点?”John很感兴趣,“都有什么?”
  “有一些早已不是我的弱点了。”Sherlock耸耸肩,“红胡子、Moriarty、艾琳·艾德勒,还有——John Watson。”
  “哦~”John低头喝酒,有些不好意思,“好吧,好吧,我以为你不是会回首过去的人。”
  “我确实不是,但我对那件事确实十分内疚——你真的原谅我了吗?”
  “当然——”John停顿了一下,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泛白,“这没什么,Sherly,对于我来说,你还活着,就是天大的幸事了。”
  Sherlock眨眨眼,微笑起来:“你祈求我再创造一个奇迹。”
  “是的——你这家伙,真是过分,那时候你明明就在那里。”
  “可我不能现身。”Sherlock看着他,漂亮的灰碧色眼睛含着歉意、痛楚与仇恨,“一旦Moriarty的余党知道我没死,黑洞洞的枪口就会立即对准你们。我不能再犯下相同的错误。”我不能让我为数不多的朋友像红胡子一样,因我而死。
  “我懂,我懂。”John倾身温柔地吻了吻他的眉心,“别再愧疚了,我早就不生气了——我想,无论你做了什么,只要你平安无事,我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Sherlock扭过头去【哭了,在擦眼泪】,几秒钟后又扭回来,对他举起酒杯:“Cheers?”
  John微笑着与他碰杯:“Cheers。”
  酒杯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葡萄酒的醇厚残留在舌尖上,酒液则下落,变成一团火,温暖着腹部。
  真像John带给他的感觉——Sherlock如是想。
  
  8.
  My dear Greg,
  伦敦难得的有了一个晴天,暮光透过窗户落在我的纸笔上,像极了你周身萦绕的气息——温暖,正义,与光明。
  如果说我是黑暗的化身,那么你就是光明的神祗。我的手里掌握着大不列颠所有不堪入目的脏东西,那常常让我觉得自己是污秽的,但人也常常身不由己——唯有如此,我手上的权力才足够我给Sherlock开出一张能够满足他大部分行动的通行证,才足够我监控大部分的摄像头来关注你的一举一动。
  我很庆幸我遇到了你,在我尚未变得麻木不仁的时候。当我看着你为了缉拿凶手而穿梭在伦敦的大街小巷时,我短暂地想起自己也曾拥有过的热血。如若说我是冰,你则是火,靠近你我便会慢慢融化——明知如此,我却仍不由自主地渴望着你周身所散发出的温暖气息。
  当我试图用优美的词汇去形容你时我发现自己所拥有的词汇是这样贫瘠,以至于我只能用那些烂大街的东西来形容你,我亲爱的Greg——你的视线锐利如鹰隼,将一切黑暗扼杀在光明边缘;你的嘴唇丰满如桔瓣,正不断吐出诱人的甜美气息…你像一颗完美的钻石,绽放着夺目的光芒。
                  Mycroft Holmes.
  
  Lestrade以手扶额,唉声叹气地看完第八封情书——自从Mycroft和Sherlock打了这个无聊的赌,他的眼睛就饱受麦式情话的摧残…什么他的视线锐利如鹰隼(手黄再),他不过是个已步入中年的老男人,Mycroft却把他夸得快成超厉害的人了(再次手黄再)!
  真是受够了,Lestrade黑着交想。
  
  “老天。你和Sherlock那幼稚的赌约到底要什么时候结束?”
  Mycroft垂下眼睑,手指无意识地拨转着手中的黑伞:“怎么了?”
  
  “我快被你的甜言蜜语齁死了,上帝,饶了我吧!”
  Mycroft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一丝失落:“你很生气。”
  Lestrade顿了顿,叹了口气:“我没有生气,只是——只是有点受不了了而已。”事实上,他其实挺高兴的,毕竟Mycroft是很少吐露心事的人。
  “还有两封就好了,Greg——”
  Lestrade知道那意犹未尽的“Greg”里包藏着什么,他说:“我知道了,嗯,没怪你——我真的没生气。好了,我们晚上见。”
  晚上回去好好补偿一下他吧,Lestrade皱着眉想,给他买一条新领带?上次他弄丢了Mycroft一条领带…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等会儿下班就去。
  
  
  
  【关于Mycroft的领带是怎么丢的】
  圣诞节过去后,Lestrade就回到了苏格兰场——当然,是Mycroft送他回去的。
  他们在回去的路上做了一些…嗯…羞羞的事情(*/ω\*)
  Lestrade心急地扯下Mycroft的领带随手一扔…嗯…车窗是开着的…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这件事。
  直到他们羞羞完之后…
  “Greg,我的领带不见了。”
  “啊…?”
  “大概刚才被你扔出去了。”
  “啊?!”
  “嗯。”
  “…给你我的。”
  “那你呢?”
  “咳,我无所谓的。”
  #(滑稽)就是这样

评论(4)
热度(22)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