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Holmes们的情书◈第六封情书◈

  Ⅵ.
  John,
  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三个圣诞节了——上次的时候你还带着Mary(John:该死的,就不能不提Mary吗?!【在Mary和John结婚的第二年,她看出John对Sherlock超越友情的感情,主动提出离开(当Sherlock出事的时候,你会抛弃一切赶过去,这比爱还要崇高了,John)然后John和Sherlock就顺理成章地滚到了一起。因此John一直对Mary抱有愧疚】)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圣诞节有什么好庆祝的,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无用的吃吃喝喝和闲聊上,我还不如去做个实验。(John:比如把眼球泡进咖啡里?)回来还要听mammy唠叨——她简直和你那个酒鬼老姐一样烦人。
  我和Mycroft从来没有带过别人回家,你和Lestrade除外。你是除外的再除外。
  Lestrade是以Mycroft恋人的身份来到Holmes家,而你,我亲爱的医生,你以足够让所有人惊讶的“Sherlock的朋友”的身份前来。
  在红胡子离开我的那天晚上,我发誓愿以孤独为伴,不再受感情的牵连。但是后来…你代替了孤独。
  现在,我愿向一切神灵许愿,祝福你那塞满棉花的脑袋能让你活得长久一些。
                  Sherlock Holmes.
  
  在阅读这封情书的时候,John坐在Holmes家温暖的壁炉旁边,跃动的火光将他的脸颊映红,又悄然蜿蜒,在他的眼角印下一抹嫣红。
  “Sherlock——”
  “怎么啦John?”
  “咳嗯,”John将手中的情书折好揣进兜里,正襟危坐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侦探,“红胡子是谁?”
  “哦,那个,”Sherlock卷而浓密的睫毛抖了抖,眼神黯淡下来,“红胡子是我小时候的好朋友——一条狗。”
  John看出来Sherlock现在十分失落——红胡子是他的一块心病。于是John耸耸肩,把这个话题岔过去:“你今天的情书没有抄《情书大全》?”
  Sherlock嗤之以鼻,又恢复了John所熟悉的神情:“你以为我是Mycroft?只要我想,我可轻松写出十封肉麻得你直掉鸡皮疙瘩的情书。说实在的,这事真无聊,我当初一定是无聊透顶了才答应Mycroft的。”
  “最后一句话,真不像你平时会说的。”John搓搓胳膊,承认那十分让他觉得肉麻,但又十分欢喜,“虽然表达的句子讨厌了一些。”
  Sherlock“哼”了一声:“你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喜欢’三个字。”
  John辩别:“你看错了!”
  “哦得了吧John,我还不了解你吗——泰迪。”
  “Sherlock!!!”
  Sherlock耸肩,转头把视线投入茫茫雪夜中。
  John,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神的存在,但我仍愿向那些虚无的神灵祈求你的平安。
  因为Sherlock Holmes就是一个移动的灾难源,你在我身边时总会面对各式各样的危险。你从不曾抱怨,甚至肯舍身救我(S1E3),虽然我不曾说出感谢,但我心中充满感激。
  如果真的有神会佑护你,那么我愿为此献出全部的信仰。
  
  6.
  My dear Greg,
  烛光在你的眼中跃动,光晕笼罩在你的周身,你看起来是那么温暖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想要紧紧拥抱你。(Lestrade:肉麻…太肉麻了…)
  当我通过摄像头注视着你的身影时,我的胸腔洋溢着幸福与爱意。(Lestrade:你就是个偷窥狂!)我记得在你忙碌时从你鬓角滑落的汗珠;记得你笔尖下流淌出的一行行文字;记得你在愉悦时眼角浮现的细小皱纹。
  我的灵魂已显现老态,而你,我亲爱的Greg,即使你的已不再年轻,你也依然拥有着一颗健康的心脏——你对生活充满希望与爱意,对腐朽的社会充满理解与宽容。
  我已习惯用官僚专属的笑容作为我的面具。经过漫长的岁月它已与我融为一体,无法割离。我羡慕你无论何时都真实的笑容,羡慕你即使早已见过种种黑暗也依然赤诚的目光。
  Merry Christmas,my dear Greg.
                   Mycroft Holmes.
  
  这封情书是在Lestrade吃饭的时候Mycroft塞进他兜里的,他对他眨眨眼:“你可以等饭后泡澡的时候看。现在,你应该好好品尝一下mommy的手艺。”
  ——说实话,Mrs.Holmes的手艺真的不错,这让人惊讶。
  饭后,Lestrade例行去浴缸里躺着,并开始读Mycroft的情书——这期间Sherlock还进来了一次,挂着一个讨打至极的笑容:“当心别被水呛着。”
  Lestrade双手捂住下体,涨红了脸大吼:“Shut up!Go out!”
  当他开始看的时候,应验了Sherlock的话——他放在浴缸边上的双臂被Mycroft的话肉麻得软了一下,于是他很不幸地呛了一口水。
  “Shit!”他愤愤地盯着被水打湿了一半的情书,心不甘情不愿地找来纸巾趁墨水还没有洇开的时候吸净上面的水。
  接下来的内容,让Lestrade在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有些心疼。
  “Mycroft——”
  浴室门被打开,Mycroft依然是一身正装,手里拿着那把黑伞:“Greg?”
  “你过来。”
  Mycroft踩着皮鞋走进去,Lestrade扯住他的领带迫使他弯下腰来,然后吻住了他。
  Mycroft睁大了一下眼睛,与他缠绵地接吻。Lestrade伸出湿淋淋的手,隔着薄薄的西装裤擒住某处揉弄,满意地听见Mycroft的低喘。
  “你看,面具这不就摘下来了吗?”他不无得意地说。
  Mycroft有那么十几秒钟一直没有说话,正当Lestrade忐忑地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突然笑了一下,并吻了吻他的眉心:“也许你是对的,宝贝。”
  Lestrade摸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咳,Merry Christmas。”

评论(4)
热度(25)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