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剑三策藏·当归

  
  要说江湖,真是神奇得很,啥样人都有。
  叶如归认识李巍,是在机缘巧合之下。
  李巍是一个军爷,一个有点特别的军爷。
  人家的军爷都是细腰长腿翘屁股,铠甲一裹扑面而来的禁欲味儿。
  李巍呢?
  衣服大大咧咧地敞着,拎着酒坛子往嘴里倒,活脱脱像是丐帮打进天策府的间谍。
  这也就算了,最让叶如归受不了的是…
  “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欠揍是不?一天天稀里马哈的,这么简单的动作教过你们多少遍?啊?还给我错!”
  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儿,像酿了七八十年的酒,喷了叶如归一脸。
  叶如归是个正经二少,西湖藏剑山庄,君子如风,讲究言行举止,对李巍这样的粗人向来没啥好感。
  奈何李巍这个人,大粗人一个,看不出来人家不待见他,一天天腆着脸往叶如归身边凑:“哎哎,小归,你上次拿内鸡挺好吃的,再来两只呗?”
  叶如归把牙磨了又磨,拳头握了又握,最终没忍住,一拳挥过去,什么君子如风坐如钟站如松全扔脑后去了——
  “那是我拿来养的!!!”
  李巍挠挠头:“哎兄弟,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拿来吃的呢。赶明儿我赔你两只啊,你别生气,别生气。”
  “滚!”
  叶如归挥着重剑一个风来吴山就送了上去,李巍开山开虎一阵鬼哭狼嚎地跑了。
  第二天叶如归起来的时候,就发现门口搁着两只小鸡仔,纸条上是李巍丑了吧唧的字——赔你的鸡崽子^_^
  叶如归嫌弃了一阵,终究还是收下了这两只鸡崽儿。
  过了两天,李巍又晃悠着出现在他面前,腆着张脸往前凑:“小归小归,你想我没啊?”
  小归——听着像叫王八…
  叶如归推开他那张还挺英俊的脸,一脚踹过去:“滚滚滚。”
  李巍摸摸脸:“哎,我要上前线带兵去了,你要记得想我啊。”
  他踢出去的腿停了一下,反倒让自己踉跄了一下。他愣了愣:“什么时候回?”
  “今年秋天吧。”
  “哦。”叶如归点头,“你… 自己小心。”
  说完扭头就走。李巍在后面看着,一脸奸计得逞的笑。
  
  转眼就到了秋天,叶如归正蹲在树下喂李巍当初送的鸡。小鸡崽儿长大了点,看着呆头呆脑的。
  有人风尘仆仆敲开他的门:“小归,我回来啦!”
  他站起身,回头。
  李巍披着重甲,长枪随意地戳在地上,肩膀上一道挺深的刀口正往外渗着血。
  叶如归盯着那血看了一会儿,又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指着门:“滚出去。”
  “小归——”李巍一脸委屈,“很痛的啊。”
  “痛你还不快滚去疗伤!!!”
  扑面而来的一只鸡崽,李巍一手接了然后连人带鸡一起扑过去,搂紧了叶如归,胡碴蹭着他的脸:“想我不?”
  “我,我想你个——”作为文雅人的叶如归,实在没好意思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我就当你想我了——嘶,痛痛痛痛痛!”
  叶如归被他的鬼哭狼嚎吓了一跳,连忙去看他的肩膀,发现那伤口又裂开了一点,顿时怒目而视:“滚进屋去!”
  李巍听话地滚进屋去,不一会儿便见他拎着个药箱走进来。
  叶如归小心翼翼地扒下他的衣服,一点点给他处理着伤口,裹好纱布。指尖触及李巍胸膛上的陈年旧伤,顿了顿。
  李巍握住他的手,笑:“不疼,真的。”
  “谁管你死活!”他甩开手,摔门而去。
  李巍摸着下巴,笑得一脸得意:“明明就是动心了,还不承认,真可爱。”
  叶如归站在外面想了一会儿,快步去吩咐厨房给里面那人做一锅鸡汤。
  “… 哼,他怎么不去死!”

评论(3)
热度(11)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