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9.回归倒计时

  Lestrade趁Mycroft出去办公的时候偷摸约着Sherlock见了一面,Sherlock叼着烟,一脸惬意地问他怎么了。
  Lestrade瞟了他嘴里的烟一眼:“这个?”
  Sherlock对他吐出一个烟圈:“没放东西,不信你问John。”
  他便放下心来,犹豫了片刻,问道:“嗯… 你知不知道那个伞神住在哪儿?”
  “你家里啊。”
  “???”Lestrade内心吐出一口老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神?!抢他的身体就算了居然连他那小破公寓也要抢…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啊,有没有天理了啊?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上帝耶稣:会啊,但我们就是喜欢刺激。
  圣母玛利亚: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ฅ( ̳• ◡ • ̳)ฅ
  Greg.Lestrade,卒。
  咳咳,以上都是脑补啊脑补,Lestrade只是嘴角狠狠抽了一下,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想去找那个伞神一下,你能不能帮我拖住Mycroft一会儿?我会在他回来之前回来的。”
  Sherlock挑眉:“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呃…心灵感应? ”话一出口Lestrade就觉得哪儿不对,可是又揪不出错来。
  Sherlock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他随意地挥了挥手:“祝你好运,亲爱的Gray。”
  “是Greg… 谢谢。”
  Lestrade习惯性地纠正了一下Sherlock的错误,飘着走了。
  “飘着就是快啊… ”Lestrade感叹着,看着周围的建筑群飞速地闪过去,只留下一片残影,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的触动和疲惫感。
  他摇摇头,将这些奇怪的感觉甩到身后,加快速度来到了家门口。
  抬手,敲门。敲完之后Lestrade哭笑不得地骂了一句——这不是老子自己家吗,敲个鬼的门!
  于是他从门上穿了过去,上楼推门,进去就看到自己的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一个男人,地上堆着一堆啤酒瓶子,空气里也充斥着浓浓的酒味。
  Lestrade顿时黑了脸,被子一掀,捡起一个酒瓶子用力一摔,巨大的响声和身上凉飕飕的感觉很快就让男人睁开了眼。
  男人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哟… 你不是那个谁… 那个… 主人的心上人吗? ”
  “从老子的床上起来!”
  男人坐起来,懒懒地扣上衬衫的衣扣:“平凡的人类,你有何事?”
  这么欠揍的语气,是那个辣鸡伞神无疑了,Lestrade想着,一拳挥过去,让毫无防备的伞神得了一只熊猫眼。
  伞神“嘶”的一声,半眯的眼睛睁开了,里面燃烧着怒火,但很快那怒火就熄灭了。
  “哼… 要不是看在主人的份上,本神早就揍得你满地找牙了。”
  “少废话!我问你!”Lestrade凶神恶煞了一半,气势却弱了下去,“Mycroft的心愿到底是什么?”
  他想了好久,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主动出击,这样一直拖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伞神嘴角勾出一抹半惊讶半讽刺的笑容:“天啊,你是个瞎子吗?”
  “砰!”伞神又得到了一个拳头。
  他耸耸肩,决定不与这个渺小的人类计较。
  “他的心愿,就是和你在一起。我以为他表现得很明显了。”
  “明显个… … ”Lestrade骂了一半却停下了,他想起来Mycroft在他面前与众不同的表现——不是吧?这个也算???
  “当然了。”伞神打了个呵欠,“这是多么明显的事啊。”
  Lestrade心里乱糟糟的,也没在意伞神的话,捂着脑袋飘下楼去窝在沙发里,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像走马灯一样不停地在脑海里回放。
  Mycroft为他准备早餐…亲自送他去Sherlock那里… 等他查案结束接他回来… 在他面前露出真实的笑容… 看着他时眼里浓郁的温柔…
  真的是我太迟钝了吗… 可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哪里值得他喜欢呢… Lestrade无意识地抽抽鼻子,将头埋进双膝中间。
  他和Mycroft的差距那么大… 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啊,做朋友还可以,又怎么能成为恋人呢… 两个人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啊…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Lestrade神思恍惚地飘过去接了电话:“喂?”
  “我跟Mycroft说你在我这儿,他要来接你,你快点过来。”
  “哦… 好的。”
  Lestrade挂了电话,抹了一把脸,加速赶了回去。Sherlock看了看他明显有些苍白的脸色,动动嘴唇,却看见John对他微微摇头,便闭上了嘴。
  片刻后,Mycroft上来了,一如既往地文质彬彬。Lestrade跟着他下去坐进车里,心里仍然乱糟糟的不敢看他,索性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说是风景,也不过是一栋栋高楼大厦,像尖刺一样刺入云霄中,反而越看越让人心烦。
  司机送两人回到了Mycroft的公寓,Mycroft站在门口,沉默了片刻,试探着伸手搭上Lestrade的肩膀。
  Lestrade浑身一震,迅速地一躲,Mycroft的手便落空了。
  那只手僵在空中一会儿,随即若无其事地收了回去,拿出钥匙开门,Mycroft对他微笑:“进去吧。”
  Lestrade偷瞄他的脸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Mycroft的脸色有一点点苍白。
  “对不起… ”他在心底小声说着,“对不起… Mycroft… ”
  “给你咖啡。”Mycroft已经脱下了西装,穿着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给他端来一杯咖啡。
  “呃… 谢谢。”他接过来,索然无味地随意抿着。往常觉得十分香甜的咖啡,今天居然只尝得出苦味——Mycroft是不是没给他放糖啊??
  是不是… 想让自己知道他心里有多苦呢?Lestrade胡思乱想着,没注意到Mycroft什么时候已经上楼进了他的办公室了。
  去看看吧。心底这样想着,身体已经飘了上去。
  可是这样会被发现啊… Lestrade站在门口纠结着,随即他发现自己渐渐地变得透明,大吃一惊:我不会要魂飞魄散了吧?
  他连忙扑进门去,却发现Mycroft似乎看不见自己了。
  此时他正握着钢笔,笔尖停滞在纸面上,凝出一团浓墨。Mycroft放下笔,深吸了一口气,将脸埋进手心里,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疲惫的感觉。
  Lestrade看着,觉得心底有细细的针扎一样的疼痛。

评论(3)
热度(10)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