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7.事情的转机

  两个人接下去查了剩下的几家花店,前三家并无异样,Sherlock有点烦躁,点上一支烟大吸了一口。Lestrade看着他碧绿色的眼睛被烟雾模糊,不由得开口:“你——”
  “不是毒品。”Sherlock打断他的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Lestrade摸摸鼻子,嘟囔:“死小子,不识好歹。”
  Sherlock哼了一声,心里却知道他是在关心他。
  来到最后一家有嫌疑的花店,Sherlock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这个风格奇特的店铺——之所以说它风格奇特,是因为一般花店的装修都是浪漫轻松的感觉,而这家店铺却让人感觉压抑沉闷。
  纯黑的牌匾上烙刻着几个哥特体的字,正是店名——潘多拉魔盒。
  名字奇特,风格奇特,Sherlock习惯性地竖起双手抵在下巴上,目光深沉地看着这家隐藏在街角的花店。
  推门进去,才发现这家店里只有一点点稀薄的日光,整个铺面显得十分昏暗,所有的建筑都隐藏在阴影之中,只隐隐约约地露出一点模糊的影子。
  低沉而缓慢的大提琴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演奏的曲子却让Sherlock意外地一挑眉——黑色星期天。
  Lestrade诧异:“这曲子不是被禁了吗?”
  “有一小节流露出来的,而且这也不全是黑色星期天,其中应该有自己改编的部分。”
  不过,倒是把那种绝望哀伤的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
  这一段大提琴响了一会儿后就停了,店铺内恢复了一种死寂。
  Lestrade皱眉,觉得这家店诡异得很。他看向Sherlock:“这家店很奇怪,只卖玫瑰,旁的花一样都没有。”
  通道两旁的架子上摆满了玫瑰,只不过一边是血一样的红玫瑰,一边是雪白的白玫瑰——火与冰,两个极端的对比。
  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二人迅速地转过身去,一点日光随着门的打开射进来,Lestrade借着这光看见一个削瘦的身影,却看不见他的脸。
  那人看见屋内有人,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把门关上,慢吞吞地走过来:“来者是客,请坐吧。”
  清脆的一声响后,一盏昏黄的灯亮了起来。Lestrade看清了这个人的脸,是一个脸色苍白的亚洲人。
  他从柜台下拖出两把椅子,一把给了Sherlock,自己就对着Sherlock坐下来。
  Sherlock打量着他:“你是这家店的店主?”
  “是。”他看了一会儿Sherlock,然后突然一笑,“大名鼎鼎的Holmes先生竟会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
  Lestrade听着他文邹邹地说话,一皱眉,心中下了结论:这是一个中国人。
  果不其然,Sherlock问出了这个问题——当然,更像是陈述句。
  那男子点点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之前Lestrade查到的资料里写明,这个人叫秦明,有一点跛脚,是追随着同性爱人宋易来到英国的,不想宋易转眼劈腿跟着一个有钱的美国佬跑了。秦明大病一场,之后就性情大变,变得沉默寡言。
  也是一个可怜人啊。Lestrade想。
  “我想知道,你和宋易还有联系吗?”
  秦明沉默了一会儿,眼睛隐藏在刘海投下的阴影里看不见情绪。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与他,许久未联系了。”
  Sherlock指尖点点自己的膝盖,问他:“你这家店盈利吗?”
  秦明点点头:“盈利,只不过只卖给一个人。”
  “谁?”
  秦明露出困惑的表情,说:“我也不清楚他是谁,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每次他都是留一张纸条告诉我需要什么玫瑰,我将玫瑰送去指定的地点,同时在那个地方拿到钱。”
  “那一批雪山玫瑰,送到哪里去了?”
  “伦敦郊外的一个废弃的墓园。”
  Sherlock又问了一些问题,便出了店门。Lestrade飘在他身后,皱眉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我回去让Mycroft派人盯着这家店。”
  Sherlock“嗯”了一声:“秦明应该没撒谎,但是他隐瞒了一些东西。”
  Lestrade也觉得奇怪,这个秦明几乎是有问必答,然而这之中却有些隐隐的不对。
  “派人盯着也好,不过千万别派些蠢货过来。”Sherlock理了理衣领,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我去找那三个人,就不带你这个累赘了——我已经给Mycroft发了短信,他一会儿就回来接你,你在这儿等着吧。”
  Lestrade一瞬间面容扭曲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平和——谁让这他妈的是他选择交的朋友!怪自己!怪自己!
  气死爹了┻╰(‵□′)╯
  Lestrade气得在原地飘了好几个圈,才慢慢停下来。不远处响起熟悉的鸣笛声,他看过去,果然是Mycroft。他调整了一下表情,微笑着飘过去,进了车里。
  Mycroft对他微微一笑,递过来一块三明治一杯咖啡。
  Lestrade接过,这才发现自己确实饿狠了——虽然他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即使成了这个鬼样子他也还是会饿。他感激地看了Mycroft一眼,低头尽量优雅地,呃,狼吞虎咽起来。
  Mycroft只是默默地抽出一张纸巾展开放在他手边。
  Lestrade停了停,放慢了咀嚼速度。他想,他真的该好好考虑考虑和Mycroft的关系了。之前Sherlock没想错,他的确知道Mycroft对他的心思。毕竟是干了这么多警察的人,虽然说不上心细如发,但到底是比普通人强太多了——更何况,Mycroft对他的态度,实在是太明显了。
  突然想起来那坑爹伞神说的:吾主达成心愿之时,你就可以回来了。
  Mycroft的心愿… 就是和他在一起吗?
  Lestrade喝了一口咖啡,发现这不是警局里常喝的那种速溶咖啡,而是咖啡豆现磨的。他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Mycroft,发现他正低头抚摸着小黑伞的伞柄,目光深沉。
  他还是觉得疑惑,不知道为什么Mycroft会看上自己。会是利用吗?他摇摇头很快把这个想法排除了。如果不是因为Sherlock,或许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太大的交集。
  因为他们之间,真的是云泥之别。
  他是高高在上,大权在握的掌权者,而他不过是一个奔波在各个案件之间的警察。
  只是… Lestrade望向窗外飞速掠过的建筑物,在心里轻轻叹气——一个人这么多年,总归是会觉得身边空落落的没什么归属感。
  或许… … 他微微一笑,抓起纸巾擦擦嘴角。Mycroft察觉到他吃完了,抬头对他眨了眨眼。
  Lestrade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拿出一朵红玫瑰递给他:“之前顺手牵羊从那花店里拿的,应该没人送过你花吧?”
  Mycroft摇摇头,接过花放进上衣口袋里:“你是第一个。”
  Lestrade便有些孩子气地笑了,Mycroft看着他,心里微动——他是不是… 已经对自己动心了呢?

评论
热度(15)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