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5.与Sherlock查案

  “Sherlock,起床了。Sherlock,起床了。Sherlock,起床了… … ”
  床头的闹钟尽职地叫着John的声音,Sherlock皱皱眉头,探手摸索着把闹钟关了。
  睡着睡着飘到Sherlock卧室里的Lestrade也被这诡异的闹钟吵醒了,可怜的探长揉揉眼,看着Sherlock::“这是Dr.Watson录的?”
  “去年的生日礼物。”Sherlock起床穿衣,开门出去,坐在餐桌旁吃早餐,全程都是闭着眼的。
  Lestrade跟在他身后飘出去,得到了一块三明治和一个煎蛋。
  三人吃完早餐下楼准备去案发地点,刚下去就看见熟悉的车停在楼下,Mycroft拄着小黑伞倚在车门上,面带微笑:“先生们,请允许我为你们效劳。”
  Sherlock一眼瞟过去:“你很闲吗?”
  Mycroft看了看Lestrade,将眼中的情感隐藏得很好,半点没露。
  John摇摇头,率先上了车,Sherlock紧随其后。Lestrade不明所以地看看微笑的男人,小心翼翼地飘上了车。
  Mycroft整整领带,为几人关好门,转身上了副驾驶,吩咐司机开车。
   他正襟危坐,通过透视镜观察着Lestrade的一举一动。
  Lestrade有点紧张地飘在一旁,打量着这辆车,眼中满满的都是羡慕和喜欢。
  “探长先生。”
  “哎?”Lestrade被他吓了一跳,抬起头看着他,“怎么了?”
  “等你好起来,我送你一辆一样的。”
  “哎哎哎???”
  Lestrade一脸懵逼,而Mycroft仍然只是微笑着,嘴角的弧度一成不变。
—————我是分割线—————
  三个人下了车,上楼推门。Sherlock毫无障碍地勇往直前,John面带不忍,Lestrade则握紧拳头。
  死者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他俊美的脸颊被十几道伤痕横贯着,身上也交错着无数鞭痕、胸前那小巧的两点坠着两只沉甸甸的刻着玫瑰的金属坠子,下/体一片血肉模糊,被JY覆盖的后/穴内插着一枝绽放的红玫瑰,大腿内侧用刀扭曲地刻出“Blood Rose”两个单词。尸体周围摆满了玫瑰,堆成了一个心形。
  “艺术家。”Sherlock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Lestrade和John一愣:“啥?”
  Sherlock蹲下身子打量尸体:“这是本月第四起同样的案件,经过验证,死者后面插着的玫瑰是中国进口的雪山玫瑰,用死者的血染红的。”他的眼睛里迸发出激动的光芒,“我敢肯定,凶手是一个艺术家。”
  Lestrade压下心中的不舒服打量了一下尸体,赞同地点点头:“凶手的行为极具艺术性,他似乎对红色有一种执着的追求啊… 中国进口的雪山玫瑰——我们可以从这儿查起。”
  Sherlock翻个白眼:“这不是废话——那Lestrade你查这条线,有问题找Mycroft协助你,我和John从凶手的身份查起。”
  说完转身就走,Lestrade咬咬牙:“臭小子。”
  John拍拍他的肩膀:“呃,你知道… … ”
  Lestrade摇摇头:“算了,我也没生气。”
  因为——被嘲讽惯了= =但是还是有点小不爽… 他郁闷地飘下楼去,一眼看到Mycroft等在楼下,一如既往的优雅。
  “我说Mycroft——”Lestrade难得地对这个人小小地抱怨,“你们家到底是怎么教出Sherlock这么嘴欠的小孩的?”
  Mycroft微笑不语,只是看着他,目光带着点难以掩饰的温柔。Lestrade愣了愣,不自在地转过头去。
  “有什么进展吗?”Mycroft问。
  “嗯… … 有一些。”Lestrade想了想,“查到现场摆放的玫瑰是中国进口的雪山玫瑰,我想查查都有谁在这个月内大量进口了这种玫瑰… … ”
  Mycroft扯扯领带:“来我办公室查吧,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回警局。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叫我,我叫人帮你。”
  Lestrade点点头,感激于Mycroft的细心。Mycroft没有说直接帮他查出来,而是让他自己查——他知道自己热衷于自己查案——当然了,如果实在是十分棘手的案子他还是选择交给Sherlock去查。
  司机将两个人送回去,Lestrade心惊胆战地跟着Mycroft进了他办公室,紧接着他就“嗖”的一下被立在桌边的小黑伞吸了进去〣( ºΔº )〣
  Mycroft:“… … ”
  Lestrade:“… … ”
  一万头草泥马从内心狂奔而过,Lestrade在心里咒骂了一千遍那个该死的辣鸡伞神。
  “人类,是你害得本神打喷嚏吗?”
  Mycroft倚着门框,表面冷静地看着从窗缝里幽幽飘进来的不知名生物。
  不知名生物看见他,顿了顿,单手抚肩躬身对他行了个礼:“吾主。”
  Mycroft矜持地点点头,内心风中凌乱——这他妈都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Lestrade黑着脸从伞里冒出来:“见鬼,我他妈的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
  (╯‵□′)╯︵┻━┻掀桌┬─┬ ノ( ' - 'ノ) {摆好摆好) (再他妈的掀一次} (╯°Д°)╯︵ ┻━┻ ┬─┬ ノ( ' - 'ノ) {摆好摆好) 
  掀了好几次桌的Lestrade勉强忍住自己想要挥向这个破伞神的拳头。
  伞神双手抱肩,飘在高空以一种藐视众生的姿态俯视着他:“人类,你有何事?”
  Lestrade磨磨牙,微笑:“请问尊贵的万能的伞神大人,我到底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吾说了,是吾主心愿达成之时。”
  Lestrade于是把哀怨的目光投向Mycroft,Mycroft微愣,开口:“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心愿。”
  伞神高深莫测地一笑:“您心中所求所想,您清楚的。”
  Mycroft沉默——他心中所求所想,不就是眼前这个正在炸毛的小探长吗…
  看着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伞神微笑着幽幽地从窗缝里飘走。
  Lestrade:“???”
  Mycroft深沉地看了看他:“先查案吧,等这案子结束了,我就告诉你。”
  “哦… … ”Lestrade垂下头,拿着Mycroft给他的电脑开始噼里啪啦地敲键盘——带着怒气的。

评论(4)
热度(13)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