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3.鸠占鹊巢的伞神

  Sherlock拉着John风风火火地走了,留下Lestrade和Mycroft大眼瞪小眼。
  “呃… ”Lestrade尴尬地挠挠头,“我——”
  不巧,Mycroft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Mycroft对他做了个遗憾的表情,拿起了话筒。
  “你好。”
  …
  “是的。”
  …
  “你说什么?”
  …
  “好的,我知道了。”
  Lestrade很好奇Mycroft是在和谁打电话,因为他的表情很严肃,不过这不是他能过问的。于是Lestrade飘着开始发呆,想他手头堆积的案子。
  Mycroft起身撑开伞,对他伸出手:“Greg,我要出去一趟。”
  “?”他疑惑地看着他伸过来的手。
  Mycroft想想,收回手,将伞放到一边,转身打开一旁的柜子,里面摆了一排一模一样的小黑伞。
  Lestrade目瞪口呆。
  Mycroft随手拿起一把,看看他:“委屈你在这里等我,我叫人送了牛排和红酒过来,你饿了的话就吃一点。”
  Lestrade呆呆地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开始百无聊赖地飘来飘去,数他的案子。
  “血玫瑰连环杀人案… 嗯… 这个案子Sherlock在跟我可以不用管了…密室死亡… 闹鬼… 啊啊,好多案子… ”
  Lestrade苦恼地挠挠头,又开始觉得饿。而侍者恰到好处地敲门进来,送上牛排和红酒。
  “在Mycroft回来之前不如先享受一下美食吧。”他拿起酒杯轻啜,陶醉地眯起眼,随后有些丧气地放下,“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升职,这样我就可以换个房子,还可以买上几瓶82年的拉菲… … ”
  “你想搬家吗?我在城郊有一栋别墅,安全措施很好,你可以搬进去住。”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Lestrade差点没把嘴里的红酒喷出去,他惊诧地转头,看见倚着小黑伞站在门边的Mycroft:“Mycroft?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Mycroft微笑着踏进门来,将手中的黑伞放回伞橱中:“只是一些小小的蚂蚁在作祟,很快就处理好了。怎么样?牛排的味道还好吗?你似乎比较喜欢嫩一点的。”
  “呃,味道很好。”Lestrade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嫩一点的?”
  Mycroft俏皮地眨眨眼:“秘密。”
  “… … ”Lestrade有点懵——Mycroft在卖萌!他在跟我卖萌!天啊,大英政府跟我卖萌了!
  Lestrade默默转过身去,掩住有些发红的脸。
  因为… …
  那样的Mycroft实在太可爱了嗷嗷嗷!
--------------
  另一边。
  “等等等等,Sherlock,你要干什么?”
  John坐进车子里,好不容易才喘匀——真是的,下次要做什么之前就不能说一声嘛?
  Sherlock眨眨眼:“姆… 我想我大概知道那个伞神在哪里了。”
  John立刻瞪大了眼睛,摆出一副傻傻的表情:“真的?”
  “真的,我猜他就在Greg家里。”
  Sherlock指挥司机把车开到Lestrade家去,两个人下车,John看着紧锁的大门一筹莫展:“没钥匙。”
  Sherlock嗤笑:“要钥匙干嘛?”说着他环视一周,攀着墙壁上的管子爬进二楼的阳台,对楼下的John挤挤眼睛,一脚踹碎了玻璃门。
  “哦天… ”John头疼地摇摇头。
  没过一会儿,Sherlock就从里面打开了门把John带进去。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晚礼服的人,银色的短发,碧绿的眼睛,正丧气地看着面前仅有的几罐啤酒。
  他懒懒地看了一眼Sherlock和John,又把目光移回去。
  John愣了一下,转头看着Sherlock:“Sherlock,这就是那个什么伞神?”
  “愚蠢的泰迪熊。”男人瞥了他一眼。
  Sherlock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饶有兴趣地坐到另一边的沙发上观察着他。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男人,哦,我们姑且称他为伞神——伞神勾了一罐啤酒过来,拉开拉环斜倚在沙发里往嘴里灌。
  Sherlock迅速地“扫描”了他的全身并作出结论:“身高1.92,出身于贵族世家,单身,年龄在30岁左右,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
  伞神挑挑眉:“所以?”
  “所以——”Sherlock习惯性地双手支着下巴,“你是什么?”
  伞神高傲地扬起头:“我是伞神。确切地说,本神是只遵从于Mr.Holmes命令的伞神。”
  Sherlock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而John则深深地皱起眉头,觉得他大概是在做梦。
  John挠挠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那你为什么要——呃,让Greg… … 嗯,灵魂出窍?”
  “因为Mycroft喜欢Gray。”
  “嗯嗯… 啥?”John瞪大眼睛。
  Sherlock补刀:“而且还暗恋了五年。”
  John觉得自己大概幻听了。
  从刚才开始就没怎么说话的伞神开口了,依然带着轻蔑和高傲:“本神不懂Mr.Holmes是怎么想的,会看上那样又老又丑的男人。不过既然这是他的心愿,本神就要帮他完成。”
  John不赞同地皱起眉:“他是一位优秀的警官。”
  Sherlock则十分感兴趣地挑眉:“哦?那Mycroft想要统治世界你也会帮他完成?”
  伞神不屑地哼了一声:“那是小孩子才会有的无聊想法,高贵的Mr.Holmes是不屑于这么去做的。”
  “天啊,”Sherlock对John耸耸肩,“这个伞神简直和Mycroft一样,不过比他稍微有趣一些。”
  伞神不耐烦地看了他们一眼,自顾自地往嘴里灌酒:“如果你们没有别的事的话就请离开这里吧,这个人类的躯体我会保护好的,他只是沉睡,没有生命危险。”
  John着急:“怎么才能让Greg回到他的身体里?”
  “当我的主人愿望达成之时自然就可以了。”伞神不屑,“让那个人类住进本神的居所,真是便宜他了!有多少人都争着抢着住进去呢╭(╯^╰)╮”
  John无言以对——为什么会有人争着抢着住进一把伞里… ?
  Sherlock耸耸肩,表示思想不和,无法沟通,拉着他离开了Lestrade的公寓。
  伞神端着啤酒罐走到窗边,迎着夕阳面带忧伤长叹一声:“伟大的造物主啊,快让我英明的主人实现他这个唯一愚蠢的愿望吧——”
  而在此之前,他还要在这个糟糕的小公寓里住上不知道多长一段时间。
  “连瓶像样的酒都没有!”伞神丧气地把空啤酒罐扔到一边,回屋睡觉去了。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神也要睡觉?
  美容觉啊!身为一个神,也是要保养的(ง •̀_•́)ง

评论(2)
热度(14)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