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2.世界玄幻了

  Mycroft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是懵逼的。
  这不科学…这不科学…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主义论者,Mycroft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崩坏了qwq
  雅蠛蝶!【不】
  “咳。”Lestrade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能听到我说话吗?”
  Mycroft恍惚地点点头:“能。”
  “那个,”Lestrade很不好意思地指指盘子里那块逐渐变冷的牛排,“你不吃的话,我能吃吗?”
  上帝啊,Lestrade默默在心里捂脸,我真的是饿疯了才这么做的…
  不过,作为一个鬼或者是这个什么见鬼的伞神,他为什么会饿?
  他表示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他再不吃东西可能就要饿哭了…
  “啊……当然可以。”
  然后Mycroft就看见Lestrade的手缩了回去,片刻后小黑伞动了动,一股烟顺着伞柄爬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清晰。
  Mycroft的瞳孔缩了一下,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眨眼的欲望,定定地看着Lestrade。
  Lestrade饶有兴致地看了看自己与常人无异的上半身,又看了看完全是一缕烟的下半身。
  总觉得这造型有点眼熟——哦,像《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
  Lestrade嘴角抽搐了一下,为自己跳脱的思维所折服。妈蛋!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还是安静地吃牛排吧=□=
  于是那块被Mycroft戳得乱七八糟的冷牛排就进了他的肚子,Lestrade满足地眯了眯眼睛。
  一回头,面前就出现热腾腾的一大块牛排,还有一小碗水果沙拉,一杯红酒。Mycroft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Lestrade摸摸鼻子,顾不上思考Mycroft的意图,风卷残云般地将这些东西吃完,然后端起那杯红酒小口地啜着。
  Mycroft习惯性地用食指敲击着桌面,露出沉思的表情。
  他觉得他需要开口——“呃…我们谈谈?”
  Mycroft努力压下涌到喉咙的苦涩:“好。”
  Lestrade拽着一缕烟飘到他身边,神色苦恼:“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把伞里了,还遇见了这伞里住着的智障……啊,伞神=□=他说什么为了达成你的心愿勉强把躯体让给我……老天,我根本不想住进来啊!”
  上帝耶稣玛利亚啊…他还有案子没办完呢啊!!!放我出去!我要办案QAQ
  Mycroft一脸懵逼+茫然:“你知道的…我是无神主义论者。如果不是你飘在我的面前,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的。”
 Lestrade看着他点燃了一根烟,飘过去凑近吸了一口:“这雪茄味儿不错。”
  Mycroft笑了笑:“等你好了我送你十条。”
  Lestrade不信:“我怎么不信你会这么大方?快说,你有什么企图?”
  Mycroft张了张口,笑了出来:“真的没有什么企图,我亲爱的探长。”
  他只是愧疚而已。这感觉像一头猛兽,狠狠地咬住他的心。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怪他,但他的情感却让他想用力地给他自己一拳——那是对未能保护自己心上人的不甘、愤怒,还有内疚。
  “Mycroft?”
  听到Lestrade叫他,Mycroft这才发觉自己走神了。他抱歉地笑笑:“抱歉,刚才在想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你暂且安心住在这里吧。”
  “嗯。”Lestrade点点头,突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那个… 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想办法保住我的工作啊——不然我怠工这么久,上头一定会炒了我的_(:з」∠)_”
  Mycroft微笑:“当然。为了Sherlock,我也得保住你的工作,不是吗?”
  “喂喂,什么叫为了Sherlock!”Lestrade跳脚——当然,其实他现在没有脚,那就假装他有脚好了╮(╯▽╰)╭
  Mycroft耸耸肩,低头发了条短信。
  
  十分钟后。
  Sherlock带着John风风火火地推开门:“Mycroft!你找到救Greg的——”
  话音戛然而止在一个带着熟悉感觉的拥抱里。
  “臭小子,终于肯叫对我的名字了。”
  Sherlock丢了平日里精明的样子,只是愣愣地看着Lestrade:“Greg,你… … ”
  John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他。
  Lestrade有点窘迫地挠挠头:“呃,简单来讲是这样的——我一醒来就在Mycroft的这把伞里了,”他指指被Mycroft拎在手里的小黑伞,“这把伞里住了个智障伞神,他说什么为了达成Mycroft的心愿,所以把我弄进来——啊,我真是搞不明白这TMD和我有个JB关系?!!FUCK!!!”
  Mycroft看着暴躁的探长,及时地上前给人顺了顺毛:“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Lestrade气哼哼地飘到窗口去看风景,想到自己可以享受免费的三餐,心情就好了不少。
  Sherlock低头沉思着,突然目光闪了一闪,呲出一口白牙。Lestrade和John非常有默契地同时后退了两步——哦,Lestrade是用飘的——了解Sherlock的人都知道,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是他要把肚子里的坏水倒出来的时候了。
  “John,Gray,你们两个先出去,我想我有些事情要和Mycroft深刻‘交流’一下。”
  “我叫Greg——”Lestrade一脸郁闷地被John劝了出去。
  John在关门之前半是无奈半是警告地看了Sherlock一眼:“Sherlock,别和Mycroft打起来。”
  Sherlock摇头晃脑:“我没那么无聊。”
  John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大部分时候,你都很无聊。他摇摇头,关门出去了。
  屋里便只剩下了兄弟二人大眼瞪小眼。
  Mycroft靠进皮椅里,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露出优雅的笑容:“那么,我亲爱的弟弟,你想和我交流什么呢?”
  “你喜欢他。”
  Mycroft挑起眉毛:“我以为你早在五年前就知道了。”
  Sherlock嗤之以鼻,跳起来坐到他的桌子上,半倾着身将脸凑到Mycroft的面前,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五年了居然还没把人追到手,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Mycroft不为所动,把他的脸推开,冷静地说:“他那时有妻子。”
  “嗤,得了吧,你大可找个男人去勾引他老婆——我可不信你是什么正人君子。”
  Mycroft微笑着:“我的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对投机取巧得来的爱情没什么兴趣。我不屑于那么做。”
  Sherlock哼了一声,不说话了。Mycroft也不急,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Sherlock到底是没有Mycroft老成,片刻后便沉不住气了:“那什么伞神,你真没见过?”
  Mycroft一脸真诚地摇头:“你知道,我是无神论者。”
  “依那个什么伞神的意思,除非Greg爱上你,否则他就不能回到正常人的状态了?”
  “恐怕是的。”Mycroft遗憾地耸耸肩。
  Sherlock鄙夷:“装什么装。”顿了顿,他一拍桌子,“我想到了!”
  “你想到什么了?”
  “无可奉告!”Sherlock跳下桌子跑去开了门,把Lestrade推进门,“二人世界留给你们,John,我们走!”
  John措不及防被他拉住胳膊往下跑,差点摔倒,无奈道:“Sherlock,慢点!Mycroft,Lestrade,回见——”
  Lestrade一脸茫然:“什么二人世界?”
  Mycroft耸耸肩,点燃一只雪茄。
  不知道Sherlock想到了什么,不过… … 他瞥向飘在半空中的Lestrade,微笑。
  如果要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

评论
热度(13)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