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小黑伞里有乾坤♡Part 1.魂穿小黑伞

  Lestrade甫一睁开眼,就觉得不对劲儿——四肢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视野里一片漆黑。
  他努力地想了半天,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被鬼压床了!
  “什么鬼压床!”
  啥?什么玩意儿在说话……
  “哼,无知的人类!本神如此高贵,你怎能将本神与那种低等生物相提并论!愚蠢!”
  “……”妈的智障= =
  “为了帮主人达成心愿,本神勉为其难地把自己的躯体让给你了,如果你让他伤心了,本神就把你剁碎了扔到泰晤士河去喂鱼!”
  哦,Lestrade想,还以为它(?)要把我扔去喂狗。
  “当然,你要是想被扔去喂狗,本神也没有意见。”
  “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Lestrade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到这个智障生物这里完全不管用,他现在暴躁得想斗牛!!
  “本神是伞神,名麦痴,全名伞·麦痴·神,你这个智障人类。”
  Lestrade深深地沉默了。
  作者大概TMD也是个智障吧?呵呵【微笑】
  光开始充斥视线,接着,一个略显臃肿的身躯出现在视野里,Lestrade努力将视线抬高,然后愣住了。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属于某个被他暗自在心中骂了无数次的可恶男人——那是Mycroft,Mycroft.Holmes。
  Mycroft在餐桌前坐下,动作优雅地开始吃他的早餐。接着,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亲爱的弟弟……”
  那边传来Sherlock急促的、颤抖的声音:“Mycroft!Greg……Greg死了……”
  银制的刀叉从Mycroft手中脱落,撞击在瓷盘上发出尖锐的声响。他深呼吸了几次,然后声音平静地开口:“稍后我就过去。”
  (伞神:你们以为他就这么死了吗?愚蠢!他死了主人怎么完成心愿!啊~我真是一把善解人意的好伞⁄(⁄ ⁄•⁄ω⁄•⁄ ⁄)⁄)
  Lestrade感叹:Sherlock这个死小孩终于叫对了一次他的名字,哦不对,是两次。
  亲,重点错了吧?
  Lestrade拽回重点:他死了。
  哦,他死了。
  天了噜!!他终于可以脱离Holmes兄弟的魔爪了!!!撒花!✿✿ヽ(゚▽゚)ノ✿
  亲,重点又错了吧?!
  Lestrade再次找回重点:他死了,那他现在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想起至少那个智障伞神。
  嗯……伞神。
  伞、神。
  所以说他现在是一把属于Mycroft的伞?囧。与Mycroft形影不离的那把小黑伞。
  excuse me?!
  so embarrassed.
  悲伤无法言说。
  他把视线转回Mycroft身上,发现他正看着手机发呆,面容一下憔悴了不少。
  我的死这么令他伤心?Lestrade不解。
  Mycroft起身向他走过来。
  向他走过来!
  走过来!!
  过来!!!
  来!!!!
  一片温暖的附着在了Lestrade的灵魂上。
  作为与Mycroft形影不离的小黑伞,他被提着走了。
  啊~人生何处不尴尬啊~
  Mycroft带着他坐进专用小黑车,小黑车向巴茨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
  Mycroft将小黑伞横放在膝上,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伞面,眼神略为涣散。
  
  巴茨医院。
  Lestrade见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自己的躯体。
  Sherlock在病房里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John在一旁低声说着些什么。
  Mycroft驻步片刻,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Mycroft!”Sherlock几乎是愤怒地看着他,“你引以为傲的监控系统怎么不起作用了?嗯?!”
  “Sherlock。”John低声劝住他,“这不能怪Mycroft。”
  Mycroft既不反驳,也不解释,只是定定地看着那个静静躺在那里的人,眼神灰败,带着Lestrade看不懂的情绪。
  面对此情此景,他心中也十分难受。他何德何能,能让他们为他如此忧心难过。
  Mycroft平静地询问John:“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惜他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这个事实。
  “探长他,呃,身体机能均正常,只是脑死亡——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探长他……”确实不算活着。John默默地在心里补上未出口的后半句话。
  Mycroft点点头:“我知道了。”顿了顿又道,“他……有恢复的可能性吗?”
  John皱起眉毛,脸上满是为难:“探长这是突发性的,医院这边也没查出原因,我觉得可能性一半一半吧。”
  “我会请最好的医生和护工来照顾他。”Mycroft调转脚步,离开医院。
  
  Lestrade打量着Mycroft——从医院回来后他就一直在发呆傻傻的样子与平时的精英模样相去甚远。莫名的有点……萌?!
  Mycroft突然动了动,伸手打开放在一旁的笔记本电脑,调出Lestrade出事前后的监控录像仔细查看起来,甚至连他在沐浴时对自己抚慰的画面都不肯放过。
  Lestrade破口大骂:变态!偷窥狂!
  一想到自己陶醉在欲望中的模样被Mycroft一丝不落地看在眼里,Lestrade就觉得十分不自在。
  Mycroft的呼吸逐渐加重,他闭了闭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查看录像。
  一无所获。
  画面上的Lestrade呼吸平稳,面容恬静。
  Mycroft用指尖描摹着他并不精致的五官,猛然将脸埋在双臂中,发出近乎呜咽的低吼。
  原来即使他手握重权,也不能护得心上人平安。
  
  第二天,Mycroft扶着昏昏沉沉的头,拎着小黑伞坐进了小黑车,来到办公室。
  Anthea给他送上早餐,他挥挥手让她退下,绷紧的身体放松,脸上的笑容淡去。
  他没什么精神地用刀叉将盘中的那一小块牛排戳得乱七八糟,Lestrade看着他,觉得这动作莫名的孩子气=口=
  Mycroft将盘子推到一边,打开电脑准备处理公务。
  这这这这这就不吃了?!败家孩子!浪费粮食!
  我也很饿啊qwq。探长有点委屈,搞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是个鬼了还会觉得饿。
  他盯着那块牛排,偷偷地伸出手。
  WTF?!
  Lestrade惊愕地感觉到指尖的温热——他他他他他居然能碰到那块牛排!!
  Mycroft听到动静转过头来,脸上一向胸有成竹的表情破碎成了惊恐,他下意识地拔出枪对准从中伸出一只手的小黑伞……小、黑、伞……Mycroft懵逼。
  那只手有些眼熟。
  像Lestrade的手。
  妈蛋什么像!那就是!
  Mycroft有些迟疑地走过去,握住犹自僵在空中的那只手。那只手一动想往回缩,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禁锢住它。
  “Greg?”他尽量冷静地开口。
  时间静止了一两秒,然后那只手竖起食指,然后上半截向下弯了弯,模拟着小人点头的动作。

评论(4)
热度(16)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