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长顾】冬至快乐.Fin.

*没有名字!想不出来了!

*纪晓岚看多了,写啥都…今天也尽力在写了QAQ


  冬至晌午,长庚自将军坡练剑回来,带着一身薄汗推开了沈家的门,迎面就瞧见那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沈先生疯狗一样的冲着某人的房门一声怒吼:

  “沈十六!滚出来吃饭了!”

  连喊了几声,那房门仍紧闭得像个大姑娘的闺房门,不肯让人偷瞧了半分春光去。

  长庚随手将剑立在大门后,迈步走过去:“沈先生,这是怎么了?”

  沈易回头看见是他,脸上想吃人的表情稍微收敛了一点,一指沈十六的房门:“我喊这祖宗出来吃饭喊了八百遍了他也没出来,估摸着又喝醉了,赶巧你回来了,过去想辙把他弄醒出来吃饭。今天是冬至,隔壁林婶送了点儿饺子过来,一起吃吧。”

  长庚应了:“那先生先去忙吧,我去叫他便是。”

  沈易一点头,又步履匆匆地回厨房折腾他的饺子去了。

  长庚走到沈十六门前,先是抬手敲了敲门,侧耳听了一会儿——门内一片死寂,八成是像沈先生说的一样,喝醉了。他便没了顾忌,抬手推开门。

  屋内,那不让人省心的沈十六正和衣伏在书案上,发出细微的鼾声。

  案上一只碗歪在一旁,里面残留着些许酒液,散发出香醇的气息。他手中还半握着一根笔,斜斜地停留在纸面上,墨迹拉了老长,把好好的一幅字弄得乱七八糟的。

  长庚俯身去看,勉强从那团墨迹中辨认出那是一句诗: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啧。长庚心想,这人可真是闲散到了家,有空坐这儿喝酒写字,没空去帮沈先生干点活。

  “十六,沈十六!”他推推沈十六的肩膀,在他耳边不甚温柔道,“起来吃饭了!”

  “啊,啊。”沈十六自好眠中醒来,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哟,儿子回来啦?”

  长庚叹口气,捏着袖子在他侧脸狠狠擦了两下:“沾上墨了,快去洗把脸吃饭了,沈先生说煮了饺子。”

  沈十六眨眨眼,突然神秘兮兮地对他勾勾手:“哎,儿子,过来。”

  长庚凑过去:“干嘛?”

  沈十六便以猫扑耗子之势,迅速拿了笔在长庚左右脸上各划了三道,画了个胡须出来,而后好整以暇地揣着手飘出门去:“美哉美哉。”

  长庚愣了三秒,拔腿追上去:“沈十六!你给我站住!”

  那平日里半瞎的人脚下生风,溜得飞快,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溜到了沈易身边,正从锅里拈饺子吃。

  “沈十六!”

  沈十六嚼着饺子含糊不清地笑道:“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沈易在一旁无奈地拍开他又想往锅里伸的手:“祖宗,你可消停会而吧,一天不作妖你浑身难受是不是?”

  “今儿个高兴。”沈十六从厨房顺了壶酒,又顺手端走了沈易刚盛出来的一盘饺子,“儿子,走,跟义父喝酒去。”

  长庚拿他一点办法没有,无奈地跟着他往房里去了。

  “嚯,这天儿可真够冷的。我先喝口酒,儿子你自己弄着吃。”沈十六把手里的饺子放下,美滋滋地倒了半碗酒小口小口地啜着,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视线飘向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长庚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只见寒梅两枝,似探非探地搭在窗边,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柔美。

  “义父,你看什么呢?”

  沈十六正有些出神,闻言回过神来:“我是在想,这地方实在是消磨人的志气啊。”

  “什么志气?”

  沈十六摇摇头:“小孩子家家的,你不懂。”

  “行行,我不懂。”他过去把窗关上,回身从沈十六手里抽走酒壶,再把筷子塞进他手里:“快点吃饭,吃完饭喝药,喝完药歇一会儿。”

  沈十六轻笑一声:“叫你少跟那老妈子学,瞧瞧,碎嘴子学得这叫一个十成十。行行,吃饭,吃饭。”

  后来长庚回想起自己的整个少年时代,发现自己当时一颗心都被这半聋半瞎的沈十六——也就是顾昀,塞得满满当当,丝毫腾不出点空隙来给旁的什么事。

  “长庚、长庚,想什么呢?饭要凉了。”

  长庚从回忆里抽出身来,正瞧见顾昀鬼鬼祟祟地往袖子里藏什么东西。

  他一挑眉:“藏什么呢?”

  顾昀咳一声:“呃,那什么,北大营那边叫我过去呢,你自己先吃哈,我去去就回。”说着起身就要溜。

  长庚指尖点点桌子:“酒拿出来。”

  顾昀当即垮了肩:“别啊,就这一小壶,不妨事的。”

  “不行,你伤还没好透呢!哪儿也不许去!”

  “你这人,忒霸道……”顾昀嘟嘟囔囔,颇不情愿地把藏进袖子里的酒壶交出来,满脸委屈。

  长庚实在没绷住,笑出了声:“行了行了,让你去,只是不准喝酒。”

  顾昀瞪大了眼:“过节不喝酒有什么意思?”

  长庚哄他:“过年许你喝三杯,行吧?”

  “行吧。”顾昀倾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亲一口,抵一口酒。嗯~好酒,醉了!”

  顾昀朗声大笑,潇洒而去,留下长庚站在原地,哭笑不得。

  这个人啊……真是……十年如一日地让他操碎了心,可偏偏又叫人心甘情愿。

  真是无可奈何,无可奈何。


评论(6)
热度(55)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