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追光——新年快乐(白起×我)(白起视角)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都能得偿所愿,抽到自己老公的ssr!
尝试了一下先生的视角,好像还不错 |・ω・`)
——————————
  那时,是你将我从地狱的边缘拉回人间。
  尽管你并非有意,但我从你这里汲取了温暖,就应当有所回报。
  所以我想守着你,保护你。从前你不知道,我也不希望你知道。但是现在你知道了,我希望…你不要厌烦。
  
  她睡着了。她安静地趴在床上,长发散落,微微撅着嘴,不知道又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我摸摸她的脸,手指移到紧阖的眼睑上,指尖猝不及防地被纤长的睫毛扫了一下。我猛地收回手,觉得心里也像被扫了一下,痒痒的。
  她咕哝了一声,慢慢睁开眼,神色先是有片刻的迷茫,随即脸上渐渐沁出一层蜜桃一样的轻粉。我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亲了她一口。
  她眨巴着眼睛,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虚虚握拳,抵到嘴边咳嗽了一下。
  “白起…你回来啦。”她伸出手揽在我的脖颈上,像只小猫一样在我怀里蹭了蹭。
  “嗯。”我有些紧张地抬起胳膊嗅了嗅——还好,血腥味都已经洗掉了。
  她像是知道我在担忧什么,弯着眼睛笑了起来:“银杏叶的味道。”
  我放下心来,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
  屋内的窗帘没拉,远处炸开的烟花完完整整地被收入眼底。
  小指被另外一个人的勾住,她说:“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怎么会。”我吻吻她发心小小的漩涡,“答应了你的,我都会做到。”
  我答应陪她跨年,结果临时接到任务,不得不出去。
  但好在我还是赶回来了,没有失信于她。
  “有没有受伤?”她转过身来,不等我回答就开始扒我的上衣,表情认真地查看着。
  我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情绪复杂地捏捏她的鼻子:“没有,我怎么会受伤。”
  她抬头瞪了我一眼,开始掰着手指细数她所知不多的我受伤的次数。
  烟花炸得更凶,将她的声音埋没过去。我一时有些恍然。
  她停了下来,目光变得有些难过。我问她怎么了,她说——
  “一想到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受过那么多伤,我就很难过。那个时候,我要是在你身边该多好。”
  我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被涨得满满的,涨得连眼眶都有些发热。
  我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心脏跳得很快,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没关系的,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就在这里。”
  她低着头没有抽回手,耳垂却漫上来一层薄红,一直蔓延到了脸颊上。
  这个小傻瓜,又在害羞了。
  “白先生,我要买断这里的居住权。”她抬起头来,认真地说,“一直到我死。”
  我凑过去亲了亲她柔软的唇瓣,同样认真地回答她:“交易成功,白夫人。不过不是到你死,是到我死。”
  大过年的,这话其实挺晦气的。不过我不在意,我本来就是行于危楼之上的人,命如落叶般不可测。
  我本应漂泊无定,只因她的存在,我才能作倦鸟归巢,有枝可依。
  “你死我死没什么分别。”她说,“从前是你守着我,现在换我守着你。”
  滑进手心里的头发柔软却又坚硬,像她一样。
  我笑着以额碰碰她的额头:“都听你的。”
  客厅里的电视没关,正播着不知哪个台的跨年晚会。
  隐隐地有倒计时传来。
  5、4、3、2、1——
  两个人同时开口:
  “新年快乐。”
  近处猛地升起一朵烟花,绚烂地炸开,落下了漫天细碎的星光。
  她站在这些星光中对我伸出手:“新的一年,请多指教——我的先生。”
  我回握住她的手:“请多指教。”顿了顿,忍不住一同笑开,“我的夫人。”
  
  过去我的愿望是遇到你,现在我的愿望…是抓紧你。

评论
热度(41)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