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橡皮章/发簪/恋与
/咸鱼写手
cp叶蓝/喻黄
感谢关注,十分荣幸♥

家养先生——恋与制作人♡白起×我♡悄咪咪抱走自家先生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我正在同李泽言争辩投资给我们公司的事,我停下来,尴尬地对他笑笑,想摁掉电话,却手滑摁到了接听。
  “在哪儿?”某位先生低沉的声音从话筒中微弱地传来,十分严肃。
  我不敢直接挂掉他的电话,只好把手机从兜里摸出来,放在耳边:“…我在华锐。”
  先生反应极快:“在和李泽言谈事?”
  我想起他和李泽言的不对盘,心虚地笑了笑:“是啊…”
  “可是…”先生有点犹豫又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小委屈,“今天我…”
  “嗯…我知道今天是你生日。”
  我将手机往兜里一揣,也没挂断先生的电话,抬头飞速地对李泽言说:“抱歉,我先生过生日,我得回去陪他。”顿了顿,“后天我会交上来一份让你满意的答卷。”
  “嗯。”
  认识得久了,说话也就随意了不少。我观察了一下李泽言,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细看能发现眼中有些许惊诧。
  我心里笑了一阵,冲出华锐的大厦,然后才摸出手机。
  电话一直没断,先生在另一端安静地等着我。
  “我这就回家。”
  先生似乎轻笑了一声,他说:“别动。”
  我愣了一下,拿着手机抬起头。
  先生在街对面,穿过车水马龙一步一步地向我走过来。
  他把我拥进怀里,身上隐隐沁着银杏的清香。
  我埋在他胸前咕哝两句:“我以为你会直接飞过来。”
  “飞久了,也想落地歇一歇,陪你踏踏实实地走一会儿。”
  我牵起先生的手:“我们回家,我给你做蛋糕吃。”
  先生平日里微微皱起的眉头此刻正放松地摊开,一手与我十指相扣,一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的表情使他看起来像只慵懒的猫。
  闻言,先生转过头来对我露出一个笑容:“原来你前阵子天天去蛋糕房就是为了这个。”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想给你一个惊喜…但是还没给别人做过,不知道味道会不会很差。”
  “你只需要做给我吃。”先生霸道又不容置疑地宣布,“你做的,都好。”
  “知道啦。”我笑着应下来。
  先生的心眼也像猫一样小。
  可是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
  
  松软的蛋糕被一层层奶油覆盖,我小心地最后在上面铺上一层巧克力屑,中间插上特意定制的小牌子,上面写着:生日快乐,猫先生。
  我将蛋糕端出去,先生正坐在桌子前,腰背挺直,眼里满是不曾掩饰的期待。
  他站起身想要接过我手中的蛋糕,被我让了过去。
  “你不许动!”
  先生只好又坐了回去。
  我把蛋糕放在他面前,递给他叉子,底气有点不足:“尝尝看…?”
  先生拿起叉子叉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就停住了。
  我紧张极了:“是不是很难吃啊?”
  先生摇摇头,朝着我勾了勾手指,含糊不清地说:“…过来。”
  我依言凑过去,没想到先生抬头吻住了我。
  甜腻的奶油通过舌尖传递着,先生看着我,眼睛弯着笑得很开心,有些许温柔的星光从那双仿佛盛满了星河的眼中倾泻出来。
  先生松开我,笑得像只魇足的猫。
  味道还不算太差,我想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生亲过来的缘故。
  
  第二天是周末。
  屋子里的窗帘很厚,阳光照不进来。因此我一直睡到了上午十点多。
  我醒来的时候先生正倚在床头翻着一本刑侦类型的书,听到我弄出的细微动静便放下书,将目光投过来。
  那目光中包裹着一汪温柔,溺得人呼吸不畅。
  先生一言不发地滑进被子里抱住我,在我的脖颈上轻轻舔了一下。
  我嘶的一声,扭过头去:“白起!”
  先生仍旧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顿时泄了气。
  先生从前多是板着一张脸,只有对着我的时候偶尔会表情柔和地笑一笑。在一起后倒是笑得多了,虽然也仅限于对着我,但是再不像从前那样笑容下面还藏着紧张。
  算了…他开心就好。
  
  吃过午饭后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消食,十指交叉时中指上的戒指磕碰在一起发出细微的响声,我一乐:“还挺响。”
  先生不置可否,伸手将我拉到他右手边,将我护在里侧。
  我侧目看向先生,先生也正看着我,眉眼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变得有些不清晰,但能看清那其中满满的柔情。
  我挺开心,这样温柔的先生是我一个人的。
  “在高兴什么?”
  “你看我们两个,像不像前面的那对老夫妇啊?”
  先生微微蹙眉:“有什么不好吗?”
  “没没。”我连忙摆手,“挺好的,我蛮羡慕的。”
  “嗯”先生握住我的手,表情很认真,“我们也会一直这样的。”
  我点点头,握紧先生的手。
  
  从今往后,你的喜怒哀乐,我也想和你一起承担。

评论
热度(62)

© Dolor佛卿 | Powered by LOFTER